成为职业作家30余年来,东野圭吾始终保持着开始写作时就立下的标准:“自己不满意的书绝不出版”。在他看来,“没人知道读者会从哪本书读起,如果看的第一本书就让读者失望,恐怕他们就不会想看这个作家的其他作品了。”

  正是秉持着这样的理念,东野圭吾对每一部作品都认真倾注了同样的心血和热情。事实上,在东野的畅销作之外,还有一大批作品被读者低估和忽视,它们有着同样精彩的故事、曲折的情节、震撼的情感,让人一翻开书页就读得停不下来。

  这是一个极为精妙的诡计:在这个家里,命案接连发生。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都如蛛网般整齐严密,只有人偶看到了真相。

  这是一次纯粹的烧脑解谜,与东野的其他作品完全不同:人偶不仅仅是故事的旁观者,它不会撒谎,却也可能带人走入歧途。

  这本书改变了东野圭吾的写作生涯:东野圭吾说:《悲剧人偶》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定位,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部作品可能都是一个转折点。

  创作《悲剧人偶》时,3d和值除3余数一开始我想写人偶视角、有巧妙构造的房子,现在回头看,我可能没意识到我渐渐对别的部分感兴趣了。《悲剧人偶》让我明白了自己的定位。从各种意义上说,这部作品可能都是一个转折点。

  《从前我死去的家》包含了我各种各样的思考,是我的自信之作,却遭到了冷遇。我开始以怀疑的目光看待评论家。

  一名女子被判定为自杀,两个目的不同的人同时探究真相,一人破坏现场,另一人在破坏的基础上找寻线索。

  直到本书结尾,对读者的考验才真正开始。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个谜题绝对有答案。死者不是自杀,凶手就是二选一。

  为完成《谁杀了她》,我着实费了番功夫。直到这本书面世,我和编辑心里都捏着一把汗。这个谜题会不会太难呢?反正阅读初稿的编辑没有找到正确答案。

  我在坐车的时候突然有了灵感,在下车前的十几分钟里已经想好了《变身》这个故事的大体框架。并非每个人都能接纳这种骇人听闻的杀人动机,我只想挑战这一极限。

  从《宿命》起,东野圭吾的创作开始转型,愈发关注社会伦理,拷问人性良知,“人性作家”称号也由此而来

  《宿命》是我创作生涯中最重要作品。读《宿命》,绝对绝对不要先看结尾。我最喜欢暗藏在最后一行的意外。

  《魔球》道出了现代人应该珍视的真挚感情:你拼命学习,我拼命打棒球,我们一定要让妈妈幸福。就算搭上性命,我也要报答妈妈的恩情

  《魔球》将悬疑故事与真挚情感紧密相连,不仅仅是一部很好的推理小说、娱乐小说,更是出色的文学作品

  我对《魔球》相当自信,它也备受好评。我一直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东西,比如人性独白,比如社会炎凉。

  如果说《嫌疑人X的献身》中的诡计让人只能在外围打转,无法触及案件核心,东野圭吾3d和值除3余数那么《圣女的救济》则让人身处谜局核心,却依然看不透真相

  在写《嫌疑人X的献身》的时候,我就开始构思《圣女的救济》了。汤川和石神擅长逻辑推理,那我就在《圣女的救济》里制造一个不可能的诡计,一个连汤川都几乎无法解开的谜

  从某个时期起,推理小说界开始重视动机,作家纷纷绞尽脑汁试图想出令人意外的动机。但只要有动机就会杀人吗?一旦发生命案,一定存在每个人都能接受的动机吗? 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我想到了《恶意》。让刑警加贺出场是基于直觉,就结果而言,澳门威尼斯人套票我想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