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壮平事件里,最让我惊心的是父亲为了让女儿气质冰清玉洁而不让她与外界过多来往,这种人为的控制,有时候,我们会在子女或者伴侣身上投射自己对性的复杂心态—我们希望她们从内心到肉体都“玉洁冰清”,最好能够远离尘世,永远天真,这其实是一种出于防御的机制—我们认为性是一种异己的力量。或者我们永远不愿意承认,那些最亲密的人,她的身体只属于她自己,她拥有使用自己身体的权利。

  四川画家李壮平出了一本油画集,叫做《东方神女山鬼系列》,里面有大量的裸体少女形象,模特正是他的女儿李勤。这本油画集出版后,有人称赞这是为艺术献身,有人则说这是伤风败俗、,更有国外色情杂志把她作为三级女主角刊登—结果,李勤受到很大伤害,经常哭,不敢出门,连过节走亲戚也不去了。

  在中国,近代裸模出现在1920年的上海,发展至今已经很成熟。对于这一行要付出的代价,从业者一般都心中有数,面对风言风语也可以保持淡定,不会轻易受伤—相比之下,身为裸模兼画家、在艺术圈日子不短的李勤,为什么没有表现出一般裸模的淡定,反而受到伤害?可以说,这与她父亲李壮平有很大关系。

  李壮平说:“我6年前开始创作《东方神女山鬼系列》,当时就决定以女儿的裸体化身为作品中的女神,因为我女儿9岁的时候就开始学画,我有意不让她跟外界有过多来往,所以她身上有种冰清玉洁的气质,就像小龙女一样,只有她的气质符合我作品的精髓。”

  玉洁冰清、小龙女—熟悉中国文化的人,必然明白这两个关键词背后的心理学含义,当它们被用来形容一个女子,通常意味着:一、她没有“性”念头,更没有“性”关系。二、如果她有了“性”,那就是淫秽和肮脏的,会导致毁灭性的后果。

  李壮平动手创作《东方神女山鬼系列》时,女儿已经17岁,早已进入性高速发展的青春期,但他依然要求她的气质“玉洁冰清”—也就是说,他希望把已经发展出来的“性”重新压抑掉,让她成为“无性之女”,虽然身体成熟了,但气质永远是个儿童,这样入画时就好看,符合他自己的审美了。

  首先,他把女儿教得玉洁冰清,成为一个倾向于排斥性、认为性邪恶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本来是抗拒裸体画、抗拒身体被其他男人看到的。她的抗拒,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心,不让自己掉入“罪恶的性”之中。

  但是,李壮平随之强调画裸体不会有“邪念”,也就是不会有性,强调“就是和小时候洗澡一样”,以一个儿童的幻像,避开女儿对裸体画的罪恶感。于是女儿答应了。

  营造一个幻像后,他把女儿的裸体画公之于众。大家一眼就看穿真相:哪是什么儿童洗澡?这分明是一个幽会的故事,画的是一个成年女人,姿势诱惑,乳房还刻意加了高光去强调……于是,儿童的幻像被击穿。成年人当众裸体的一切后果:包括性伦理、性禁忌、性幻想,等等,都合情合理地指向了这对父女,让内心“玉洁冰清”的李勤难以承受。

  男人希望女人玉洁冰清,这不是中国特有的文化现象。事实上,从东方到西方,从文明社会到原始部落,玉洁冰清的观念,以及它的载体处女,都无一例外地曾经是主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时至今天,人们对于性行为的接受度已大大放开,许多人对有过性经历的伴侣依然情深不改。然而,“玉洁冰清”和“处女”依然有着特殊的地位。

  经常有人会问:“为什么只听说男人要求处女,少有女人要求处男?”—这包含了集体文化和个体心理的原因。

  首先,我们的社会构成,自古就是男性占统治地位,这是文化对于男性的优待,也是文化对男性的枷锁。它要求男人“应该”强过女人,否则就容易被视为“无用”,缺乏男儿气。由此,许多男性感受到这种压力,内心都会希望女性顺从,方便控制,以便能满足自己的自尊心。

  在这种社会之中,由于有过性经历的女性往往比较成熟,难控制;未有性经历的女性则不够成熟,比较好控制—在旧社会尤其如此,所以后者会受到男人欢迎。

  当然,随着社会的发展,男人越来越倾向于接受自己身上被压抑的女性特质,接受自己“不必强过女人”的事实。这时,他们就不一定强求自己非要控制女人了。由此,那种懵懂不知情世事的“玉洁冰清”,也不一定再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其次,就男人的生物性来说,男性的性满足权利常常需要竞争。两只公猴子必须决一胜负,才能享受与母猴交配的销魂。所以,男性的“性”常和“比较、竞争”挂钩。男人会担心自己被其他男人比下去,并为此焦虑不已。他们很希望自己“够强”,最怕的就是自己“不行”。

  这种背景下,没有性经历的处女最能够抚慰这种焦虑。因为没有前任,也就无可比较,男人的压力由此会减少很多。

  在现代,由于育儿观念越来越完备,人们的自信心从小获得良好的发展,对于竞争耐受力加强,所以不一定需要通过处女来规避男人之间性竞争的焦虑。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社会的压力也在加大,男人要面对来自同性和异性的挑战也在增加,他们容易感到迷惘、不安。任何可以规避压力的人和事都会受到欢迎—这也是男人现今还是乐见处女的原因。无论表现是不是足够勇猛,他都可以暂时放下顾虑了。

  最后,玉洁冰清这个词还包含了“忠诚”的意思。古代女子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死都要保住爱情的清白,这就意味着,男人永远都不会被她抛弃,一旦爱上就很有安全感。所以,男人之中至今还流传着“有了第一次,她就不容易走”、“她的第一次给了前任,就会永远看重他,胜过其他男人”之类的说法,并且很多人愿意去相信—这在本质上,888真人娱乐cheng说明男人需要安全感。而玉洁冰清,无论是不是一个虚幻的安全承诺,但至少,它能提供一个安慰吧。

  上期本版刊发的专题《女人一定要成为情人、妻子与母亲才“美”吗?》,引起不少读者的反馈,有读者来信讲述自己的观点,还有读者认为得到了启发,摘录数则与大家分享。也欢迎更多读者与本版互动,本版邮箱是。

  男女都有温和和阳刚,依赖和独立,只是各人欣赏的不一样。微博出现这样的争论,也只能说目前男女并未在众人心里平等。

  即便他有这种思想也是他的一种选择吧,有自己的偏爱也有错?有的女人喜欢职场,888真人娱乐cheng有的女人喜欢持家,也都是一种选择吧,没有对错之分。难道我喜欢瘦女孩就是在骂胖女孩吗?

  纵使一个女人实现万千自我价值,但她在社会中的基本小角色不能实现的话,最后受害的肯定是自己。生活永没有各位键盘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男耕女织本来就是生活的真谛。—煎餐包

  还有很多人觉得周国平说得对,或者对这样的争论感觉小题大作、不以为然,其实他们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在中国,有太多人自以为开明、公平、支持两性平等,但是一开口面对具体问题时立马露馅。这些人一边说性别平等,一边说让女人回家去相夫教子;一边说男女一样,一边说女人不够温柔不够时尚看不住老公就难怪老公出轨—关键是,他们还觉得很委屈,觉得自己明明是在赞美女性、体贴女性啊!—薪